哈尔滨物流运输案例:揭秘货物留置权归谁的案例答疑

发布时间:2018-11-14 11:26:32

在审判庭上,D物流公司作为第一被告出庭,第二被告C物流公司未到庭,亦未提供书面答辩状,被法庭视为放弃答辩权利。

事情还得从源头说起。2009年4月14日,A公司向B公司购买钢材265.72吨。4月16日,A公司委托C物流公司将这批钢材由上海运至江阴。其后,C物流公司将货物委托D物流公司运输,并声称货物所有权属于C物流公司。不料,D物流公司以C物流公司之前欠其运输费及其他费用为理由,将这批货物留置。其间,D物流公司和C物流公司只向A公司交付小部分钢材,尚有价值554621元的钢材被D物流公司以处置C物流公司的形式留置。据了解,被留置的钢材目前被D物流公司存放在宁波市骆驼镇仓库内。  

A公司认为,D物流公司和C物流公司乃是恶意串通,它们擅自处置货主货物的行为,已经严重侵犯了A公司的合法权益,是对A公司货物所有权的重大侵害,给A公司造成巨大的经济损失,同时也扰乱了正常的交易秩序。由此,A公司将D物流公司和C物流公司告上了法庭,要求两被告共同承担连带责任,赔偿原告货物金额554621元及经济损失46400元。  

上海市金山区人民法院公开审理了这起公路货物运输合同纠纷案。据上海金山区人民法院内部人士透露,本次庭审已不是原被告的第一次交锋了,之前原告与被告在其他法院已有过多次对垒。  

在审判庭上,D物流公司作为第一被告出庭,第二被告C物流公司未到庭,亦未提供书面答辩状,被法庭视为放弃答辩权利。  

留置是否合法?  

在法庭辩论环节,原被告辩论的焦点有两个:一是A公司对被D物流公司留置的货物是否拥有所有权;二是D物流公司是不是符合法律规定的行使留置权的条件,即被告扣留货物有没有过错。围绕着这两个问题,原被告针锋相对,互相举证,各有说辞。  

A公司认为,A公司与B公司买卖关系清晰明了,并向法庭提供了与B公司的产品购销合同、发票、农业银行的结算书与C物流公司的货物运输合同等,意在证明A公司对被留置货物具有所有权。同时,A公司认为,两被告存在恶意串通之嫌。C物流公司在明知欠D物流公司运费的情况下,仍将货物托付知全运输,这需要冒很大的风险。而C物流公司亦说其对货物拥有所有权,这属于欺诈行为。在这种非正常情况下,C物流公司与D物流公司互相串通是很明显的,D物流公司擅自留置A公司所属货物也是有过错的。而D物流公司则对被留置货物与A公司托付C物流公司运输的货物是同一宗货物的真实性表示质疑,且认为其留置所承运货物是符合商事留置权的构成要件的:首先,D物流公司已被确认对C物流公司享有债权而且合法;其次,D物流公司所占有和承运的货物是C物流公司合法、自愿交付的;再者,对于C物流公司交付D物流公司的货物,C物流公司已声明货物的所有权属于C物流公司。且C物流公司本身业务包括金属材料销售,有金属材料销售资格。D物流公司没有权利、义务,也没有能力去调查货物的真正所有权人。退一步讲,即使货物不属于C物流公司,但货物是C物流公司合法交付D物流公司占有的,且在C物流公司托欠知全物流运费的情况下,D物流公司留置货物本身没有过错。  

为此,D物流公司引述了大量的法律条文作依据,意在证明D物流公司对所承运货物享有留置权。如:《合同法》第三百一十五条规定:托运人或者收货人不支付运费、保管费以及其他运输费用的,承运人对相应的货物享有留置权,但当事人另有约定的除外。《担保法》第八十二条规定:本法所称留置,是指依照本法第八十四条的规定,债权人按照合同约定占有债务人的动产,债务人不按照合同约定的期限履行债务的,债权人有权依照本法规定留置该财产,以该财产折价或者拍卖、变卖该财产价款优先受偿。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<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>若干问题的解释》第一百零八条规定:债权人合法占有债务人交付的动产时,不知债务人无处分该动产的权利,债权人可以按照担保法第八十二条的规定行使留置权等。至此,案件进入白热化。  

留置条件决定留置权  

此次庭审,上海市金山区人民法院并没有宣判,只是表示会在庭后对当事人双方进行调解。在采访过程中,金山区人民法院有关人士对本报记者透露,案件待合议庭评议后会作出宣判。当事人双方表示愿意调解,目前仍在进一步协商中。在这种情况下,如何判断谁是谁非?D物流公司是否享有留置权?究竟应由谁来赔偿原告的损失?对此,大成律师事务所律师关键表达了自己的看法。  

关键认为,D物流公司留置A公司享有所有权的钢材的行为存在瑕疵,A公司的诉求应获得支持。


上一篇: 没有了